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安槿然 | 2nd Feb 2011 | 琉璃‧幻想

 Picture 

心裹總是空空、鬱悶的,嘗試接受了很多事情,卻怎麼也沒法填滿空洞的缺口。

愛與被愛,原來需要很大的勇氣才能握住它

找一個會疼惜自己的人,真的很困難,要他懂得包容我的悲傷和孩子氣;

聽到這個消息,不斷地詢問自己:「我有盡力去做到嗎?即使不是最好的那個,至少也不會是最差的那個吧?」

現實與虛幻永遠只是一線之差,彷彿天堂與地獄的距離! 

其實早已有心理的準備,為何心還是忽然揪緊了、難過起來?

付出了努力,卻得不到應有的回報,真的很不甘心,很想狠狠地罵自己一頓

學校裹即使再怎麼難過也要假裝快樂的樣子,微笑時應該比哭還難看吧…

放學後,縱使不想回到那個充滿陌生冰冷的家,但唯一想做的只有回到那裹,放聲地哭一場

這次,我又輸了,遇到困難只會逃避與哭泣

疲倦、辛苦;背負着傷痕累累的心,沉重的枷鎖…想找一個值得信任、可以安心的人依靠;

也許是我固執,捨不得放手才會弄成這樣。

霎時的茫無頭緒間,想到如果這是一場夢,睡一覺醒來豈沒事該多好呢?

現實與事實就是這麼殘酷。

曾經有一個人,會保護、分享我的明媚與悲傷;明明感動得哭了出來還假裝不在乎

後悔不後悔,選擇與抉擇,早沒資格可言了。

因此遺憾失去了這個人…

習慣了黑暗,接受了痛苦;究竟何時才能勇敢地站在光明的大地上,感受延續的幸福?

從小到大,都是以長頭髮的女孩子身份去渡過、明白這個城市

2011年,第一次以短頭髮的女孩子身份去渡過、明白這個城市;截然多了些不一樣的感覺

看到了自己一直期待的另一個世界,是一個全新的世界,是一個女孩身份卻擁有男孩身份的思想世界…

從前,喜歡穿鮮艷的衣服、漂亮的裙子,束起碎直的長髮,討厭香水、空氣清新劑

現在,喜歡穿淨色的襯衣、簡單的褲子,用定型泡沫整理短碎的頭髮,喜歡上香水、空氣清新劑

小時候,認為女生只可以喜歡男生

經過歲月的洗禮後,喜歡男生和女生都已沒所謂,只要自己喜歡開心就好。

為了成全自己而叛逆了許多,有天醒來,望着鏡子眼前的自己,陌生得難過呆滯起來

心中那片染黑了的傷痛,怎樣才能驅散開來,變成如彩虹般明亮的色彩?

寧願有人可以在我心中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,哪怕是虛幻不存在的人物;

至少可以讓自己知道原來還有心跳,並不是如他們所說的那樣麻木不仁!

沉思了一會兒,純白要怎樣撫平悲傷,發現了一條可笑的公式

Dororo=我=透明人。

聚會時每次等待的都是我,或是永遠只能做後補的那個人

難道我的存在真是那麼透明,那麼微不足道,那麼便宜卑賤?

其實很討厭這樣的感覺…卻沒把它說出口

祈求善良的天使,可以賜予我一顆可以重拾溫暖的掌心,尋找充滿希望、憧憬遙遠的那個未來

閃爍的星空、燦爛月光下的旋轉木馬、摩天輪、時光遂道…

願它們把我心中訴說不盡的回憶與傷痛,埋藏在屬於遊樂場幸福的最深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