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安槿然 | 16th Jan 2011 | 琉璃‧幻想

Picture 

最美的黃昏後,是最黑的夜;最歡愉的背後,是最無望的虛空

在這座城市失去了明媚的白天,剩下的只是沒有星星的黑夜

 原來自己沒有想像中那麼堅強,眼淚隨風吹得遙遠,但心卻還是這麽沈重。

小時候,因為一句稱讚,就可以快樂一整天

可是若干年後,人群中一個成熟的倩影代替了那曾經弱小的身軀

不會再滿足於那片狹小的天空,溫暖的手掌也不能再安撫冰冷的心

樸素的淚滴不再濕透少年的衣裳。

淚隨雨飄落,那天便變成熟了!

時光如數剝落,現實孤寂仰望,未來卻不慎迷失 

幸福那麼短,遺忘那麼長....

誰都是一邊受傷一邊學著長大的。

記憶中,曾有人給我留下一道傷痕

即使那道疤痕已痊癒,仍會隱隱作痛;

因為無法將他的存在磨滅。

驀然地,很想努力地去哭一場,但又不許眼淚掉下來,

現實有太多的無奈,與自己無聊的幻想不停地僵持著,總是給自己找荒唐的理由,

填滿空洞的心,也試著去讓自己接受理由。

懷念過去,隱隱約約曾經的微笑而泛起的漣漪,夾一些悲歡,

還有一去不回的昨天

因為愛過,所以畏懼。

開始排斥,喜歡孤獨;誰說過,人總是需要愛的?

當時就笑了,很抽象,淡淡的想:愛,很遙遠!

早已習慣一個人,不哭不笑,安靜的看人生這齣戲。

但轉過身,卻已淚流滿面

那些不像是我說的話,

究竟什麽時候開始變得那麼殘忍而現實?

當理智與感情交鋒,最終選擇了前者,與左岸越走越遠,那是一生無法到達的彼岸。 

在漫無邊際的地方,有著悲痛的時刻。

黑色風吹起的日子,收起衣領,躲過明亮,哭泣堅定地行走著。